lanhuojia

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。

有一天,我去世了,恨我的人,翩翩起舞,愛我的人,眼淚如露。 
 第二天,我的屍體頭朝西埋在地下深處,恨我的人,看着我的墳墓,一臉笑意,愛我的人,不敢回頭看那麼一眼。 
 一年後,我的屍骨已經腐爛,我的墳堆雨打風吹, 恨我的人,偶爾在茶餘飯後提到我時,仍然一臉惱怒,愛我的人,夜深人靜時,無聲的眼淚向誰哭訴。 
 十年後,我沒有了屍體,只剩一些殘骨。恨我的人,只隱約記得我的名字,已經忘了我的面目,愛我至深的人啊,想起我時,有短暫的沉默,生活把一切都漸漸模糊。 
 幾十年後,我的墳堆雨打風吹去,唯有一片荒蕪,恨我的人,把我遺忘,愛我至深的人,也跟着進入了墳墓。 
 對這個世界來説,我徹底變成了虛無。我奮鬥一生,帶不走一草一木。我一生執着,帶不走一分虛榮愛慕。今生,無論貴賤貧富,總有一天都要走到這最後一步。到了後世,霍然回首,我的這一生,形同虛度!我想痛哭,卻發不出一點聲音,我想懺悔,卻已遲暮! 
 用心去生活,別以他人的眼光為尺度。愛恨情仇其實都只是對自身的愛慕。三千繁華,彈指剎那,百年之後,不過一捧黃沙 。

当你觉得心很累的时候,宗教就会魅力四射——光孝寺礼佛的女孩。

昔日的街道繁华落尽,有如画中人依然努力骑车前行,但岁月催人老,不复当年模样。有些地方,有些人,有些事,就这样在岁月中老去,慢慢地,变成历史的一部分。

市井生活
无论是乡村抑或城市,都可能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,很多人久处于一种生活方式会觉得枯燥。但又有多少人可以随意切换自己的生活呢?人总是要在当下的生活寻求解脱的途径。所谓的烦恼即是菩提即是如此。。。

仍记弱冠之年拜读三毛撒哈拉的故事,中间有哑奴一篇,哑奴用手语告知三毛,身体虽有羁绊,但心灵却可如鸟自由飞翔。现在的人喜欢说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或者每个人活着,都有远方的灯塔,隐隐约约,指引着我们的人生。有时候大雾弥漫,有时候漆黑不见五指,但又这样?真正的人生灯塔,一直在心里召唤着你。

关注的博客